图片 3

天地食品集团董事长陈生:生鲜行业最终都是腾讯或阿里系的

2019年7月7日至9日,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新领袖创新大课暨2019中国企业未来之星年会在上海开课,聚焦“硬核创新”。

图片 1

7月7日至7月9日,由中国企业家杂志举办的2019新领袖创新大课在上海举行。

图片 2

天地壹号、壹号土猪创始人陈生

图片 3

天地壹号、壹号食品创始人、董事长陈生出席并演讲,他表示估计在上海至少有20万家饭店,至少有1%的可能性成为一个成功的大排挡或者酒楼的老板。上海最少也有1万个卖猪肉的,所以卖起猪肉成功的概率非常大,创业者有时候需要理性。

据新浪财经消息,“2019中国企业未来之星年会”于7月7-9日在上海举行。天地壹号、壹号土猪创始人陈生出席并演讲。

陈生在现场发表演讲 微博@中国企业家杂志 图

“中国既需要阿里的云计算,同时也需要千千万万个酒楼老板,千千万万个卖猪肉的,千千万万在地上爬的滚的摸的。”他表示。

陈生表示,生鲜行业相当复杂,并非云计算等新技术和概念可以完全解决。但他也预测,生鲜行业最终肯定是“阿里或者腾讯的”。“现在,所有的生鲜行业只要冒点头,阿里投资团队就来了,要么腾讯的团队就来了”。

7月8日,天地壹号、壹号猪肉创始人陈生发表了题为《生鲜行业“新贵”与“旧阀”的未来猜想》的演讲,对当下生鲜行业的现状进行剖析,并对未来生鲜行业的发展做出猜想。

有北大的同学说他是北大的奇葩,但他自己并不认同。他说现在流行讲“降维打击”,北大毕业生是在降维跟卖猪肉的文盲打。

但陈生也告诫,“他们看到新人类,他计算的是那帮孩子们,看到的是数学考150分的,但还有数学考10分、8分的”,“往往大家忘了,买菜的阿姨占了生鲜销售额的80%。侯毅只是干20%的生意,我在干80%的生意,到底未来怎么样我也不知道”。

在生鲜行业浸淫多年,陈生认为自己对这个行业也有一些自己的理解。他说,目前生鲜行业有几万亿的市场,但十几年来,没有一个新创企业或传统的生鲜零售企业敢说找到了成功的商业模式,包括阿里、腾讯的新零售,或是永辉、苏宁等传统行业的转型。因为在生鲜行业内,做好一个产品是一件很难的事。产品品质的标准难以恒定,品质难以得到保障。以鸡肉为例,会受到品种、养殖模式、饲料、养殖时间等众多因素的影响。

下附演讲全文:

以下为演讲摘编:

与此同时,他对生鲜行业的未来也提出了几点猜想:第一,传统大商超转型成功几乎不可能。第二,盒马目前的商业模式,不会是最终模式,成败取决于它的进化速度。第三,随时可能出现成功的模式,横扫整个行业。第四,虽然目前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但生鲜行业最终都是腾讯或阿里系的。

尊敬的何社长和各位企业家,刚才刘总不愧是云计算的创始人,把我,包括估计大家都是讲的“云里雾里”的。

我一直讲,作为创业者不要被新闻媒体所误导,包括我们也不要被阿里跟腾讯所误导。阿里跟腾讯是什么?阿里创始人马云是60后,在60年代里面,大概出生了2亿人口,就出了一个阿里。70后就出了一个腾讯,也就是两三亿人。那意思就是说阿里和腾讯都是两亿分之一,如果你想成为阿里或者腾讯的话,我觉得你去买体育彩票的概率会比这个大多了。

尽管陈生认为,生鲜行业目前面临的挑战是无解的,但他表示仍然会参与到生鲜行业的转型中去。
“我们往往忘了买菜的阿姨占了生鲜销售额的80%。”他说,“他们看到的是20%,我看到的是80%。”

如果说刘总是给你们讲天上的事,我就给大家讲讲地上这些事。我一直讲,作为创业者不要被新闻媒体所误导,包括我们也不要被阿里跟腾讯所误导。阿里跟腾讯是什么?阿里创始人马云是60后,在60年代里面,大概出生了2亿人口,就出了一个阿里。70后就出了一个腾讯,也就是两三亿人。那意思就是说阿里和腾讯都是两亿分之一,如果你想成为阿里或者腾讯的话,我觉得你去买体育彩票的概率会比这个大多了。

反过来,我估计在上海至少有20万家饭店,成为油油腻腻的饭馆的老板,上海最多两千万人,有二十万家酒楼饭店,那至少你有1%的可能性成为一个成功的大排挡或者酒楼的老板。

陈生是天地壹号饮品的缔造者、广东天地食品集团总裁、董事长,产业涉及饮品、土鸡、土猪,市场覆盖中国广东、海南、广西、江浙、港澳,以及东南亚。此前,他曾因为与北大师兄陆步轩一起卖猪肉而爆红,被媒体称为“北大猪肉王子”、“北大猪肉佬”、“广州猪肉大王”。

反过来,我估计在上海至少有20万家饭店,成为油油腻腻的饭馆的老板,上海最多两千万人,有二十万家酒楼饭店,那至少有1%的可能性成为一个成功的大排挡或者酒楼的老板。

上海最少也有1万个卖猪肉的,所以我卖起猪肉来其实成功的概率非常大,所以我说我们创业者有时候需要理性。前段时间我回去参加北大毕业生大会,有的同学讲说我是北大的奇葩。我说我一点都不奇葩,为什么呢?我说,你不是经常讲降维打击嘛,我是北大毕业的,我跟谁一起打呢?跟文盲一起打,就是卖猪肉的没几个初中毕业的,大部分是小学毕业,大部分是文盲,所以我一个北大降维降到跟文盲一起,我说跟你们有什么区别呢。

面对外界的质疑,陈生从不认为自己是“北大奇葩”。2019新领袖创新大课上,他说到,社会的发展不仅需要类似云计算一类的新技术与科技公司,也需要千千万万的酒楼老板,需要千千万万卖猪肉的人。

上海最少也有1万个卖猪肉的,所以我卖起猪肉来其实成功的概率非常大,所以我说我们创业者有时候需要理性。前段时间我回去参加北大毕业生大会,有的同学讲说我是北大的奇葩。我说我一点都不奇葩,为什么呢?我说,你不是经常讲降维打击嘛,我是北大毕业的,我跟谁一起打呢?跟文盲一起打,就是卖猪肉的没几个初中毕业的,大部分是小学毕业,大部分是文盲,所以我一个北大降维降到跟文盲一起,我说跟你们有什么区别呢。我是卖猪肉的跟你们卖人民币的也没什么区别。

所以做企业更需要的是理智,中国既需要刘总的云计算,同时也需要千千万万个酒楼老板,千千万万个卖猪肉的,千千万万在地上爬的滚的摸的。刚才刘总给你们上了云计算“天上的大餐”,我就给你们讲讲我们地上的一些东西。

所以做企业更需要的是理智,中国既需要刘总的云计算,同时也需要千千万万个酒楼老板,千千万万个卖猪肉的,千千万万在地上爬的滚的摸的。刚才刘总给你们上了云计算“天上的大餐”,我就给你们讲讲我们地上的一些东西。

因为我从事的是生鲜行业,生鲜行业之前主要还是作为供应商,之前有什么呢?有大润发,永辉,我们跟这些平台,跟这些零售商是“爱恨交加”,现在有些新贵,像盒马,我们一样是供应商,同时我们自己发现老是当供应商也有点被压迫被压榨,非常非常地辛苦,所以我们自己偷偷摸摸搞了一点所谓的新零售。所以我们在这个行业里应该还是有些感觉,今天就重点讲讲生鲜行业里面,包括像盒马已经变成阿里一个事业部,包括腾讯系也入股了很多所谓的生鲜行业的新零售。

相关文章